后宫三千的女主

〔all杏〕梦之咲魔法学院 6~7

今日被祸害人:神崎飒马√

ooc——ooc

幼儿园文笔


六.

梦之咲魔法学院起源于一场变动

曾经的后山是一片乱葬岗

传说在乱葬岗的下方,是一个龙窟

里面沉睡着龙族

龙族拥有强壮的身躯,又长又粗的颈,有角或褶边的头,一条长长的尾上长满了尖锐的刺。它们用四只强而有力的脚步行,用一对像蝙蝠翼的巨翼飞行,它们的身体全身覆盖着鳞片,保护着身体。它们的眼睛有四层眼睑,其中内三层是透明的,可保护眼睛免受伤害,牙齿尖而利,向内弯,以便撕开猎物。在黑暗中也能视物,更是可以感知到周围事物的变化。全身上下没有弱点,暴躁粗鲁,杀戮血腥。被先人们合力封印在龙窟。百年来才得以安稳。

可是现在,龙苏醒了

它们的王带领这龙族破土而出,惊扰了土中的亡灵

龙在学院内大开杀戒,学院的老师们在反应过来后也立刻开始反击,亡灵带着怨气不断冲向活着的生灵,一时之间,生灵涂炭。

一位默默无闻的炼药师发明了可以抑制龙的力量的药,于是,人们从被动方变成了主动方,在一场场战役中,龙的气势节节败退,最后与人们签订平等契约,保证万年内再不骚扰,亡灵的怨气被净化,一切平定了。

那个发明抑制药的炼药师被龙族忌惮,平等契约的第一条,便是将那炼药师扔进魔域,永世不得超生。

人们在与那个炼药师协商后,炼药师同意了。

他的要求是照顾好他的后代,人们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他头也不回地跳入了魔域。

炼药师的故事结束了,可是人与龙之间还没结束

在岁月的变更下,除了龙,又出现了许多其他种族。

接着又出现了兽人,血族......

他们的共同点

就是他们都有着人类无法承受的力量

直到后来,

有的人基因突变

有了神奇的力量

这些人自发带领,组建了梦之咲

这个可以让所有种族发展特长天赋的学校,一日一日的火了起来。渐渐发展成现在这个学校。

但是由于男女身体的差异

女性的身体无法承受新力量

所以久而久之

梦之咲魔法学院成了一个男校

直到最近几年出现了女法士

才开始招收女生。

但却因为常年扬名为男校

所以最后竟只有一名女性炼药师。


七.

有人说龙族是一个贪婪,凶残的族类。

对此安子杏表示不服

谁tm再说龙贪婪凶残老子灭了谁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

龙怎么可能贪婪凶残?!

分明就是个小天使嘛!

没错,安子的同班同学——神崎飒马

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龙族。

初见时安子也以为他就像书中描述的龙一样

然后就见他果然拔出了刀

大喊一声:“主公!失礼了!”

然后扑向安子杏

身后的羽风薰

羽风薰:?!!

woc!我明明隐身了来着!

你是怎么看见我的?!!

神崎飒马:你个人渣离主公远点!

当杏再次回忆起那天时只想感叹:

“那时看到羽风薰时我以为我离死亡就差那么一点点”

“飒马君就像一道光,拯救了我”

“让我活了下来!”

羽风薰:.......

很好,那次事件之后

神崎飒马总是可以在杏遇到(yu)危(feng)险(xun)的时候站出来保护她

嗯,很好!忠犬认证√

“杏殿下!在下保护不当!请施以刑法!”

神崎飒马看着杏白嫩的腿上一块淤青

甚是自责地说

杏无所谓的笑了笑

“没事啦,飒马君。不要自责啦!”

“大家没受伤就好,我无所谓的!”

“杏殿下!请不要这么说!你受伤了大家都不会开心的!”

神崎飒马看着这个一直都很努力的少女。

怎么办呀,杏殿下

我好像想要以下犯上了

但是

神崎飒马握住手上的刀

“我赌上刀的名誉,在此立下契约!我将守护杏殿下一辈子!直到死!”

“好呀!”

杏笑了,神情温柔

“那么,你要加油呀!”

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向神崎飒马眨了眨眼



神崎飒马看着杏发呆

怎么办呀

好像更喜欢了呢

想要占有她


史书上记载:龙性本淫,喜好玉石也




啊啊啊啊!好困!!匆匆收尾了!

今天就到这吧

下一个是马猴少年

话说那个魔法学院历史瞎编,但也许在后文有用呢。


〔颜冰〕谁欺负阿冰我和谁没完 序章

“哥哥,我想阿冰了......”

白衣少女放下手中的茶杯

“她都好久没陪我了!”

少女嘟了嘟嘴,不满的说。

“小冰冰最近可忙了,你可不要打扰了她。”

从院子外走出一个绿衣少年,手上也不停

“叶罗丽魔法,森罗棋布,荒草丛生,净!”

他双手施法,下一秒,见杂乱的地面变得干净,他这才点了点头,继续回到:

“咱们虽然攻击力小,但也不算弱小。小冰冰可不一样,她的力量早已衰弱。”

“都是那群人类的错”

少女蔚蓝的眼眸闪过寒光

“人类早该被毁灭了.....”

她手划过桌子的地方,猛地长出一片片花草

“真是恶心”

她皱了皱眉,不留痕迹的清掉了那些花草,好似清掉那些她憎恶的东西一般

“好啦好啦!不说这么倒胃口的话了!哥哥,我要去人类世界一趟。”

她的嘴角勾起天真的笑容,宛如天使一般的面容却令人害怕。

“去帮阿冰解决那几个讨厌的叶罗丽战士......”

下一秒,少女消失在屋中,只留下少年的喃喃自语

“......可不要玩得太过分哦......”


预告

战神联盟all你

一.

硕大的宇宙中,有数个行星,每个行星上都生活着不同的族群和一只保卫族群的外来者——他们被称为守护灵

在飞逝时光里,平行时空的第二宇宙与他们所在的宇宙撞击,大部分的小行星在碰撞中化作灰烬。强大的守护灵虽未泯灭,却也失去了所要守护的东西,便在主星上陷入沉睡。

沉睡的时光对他们来说不过眨眼间,却不知在他们还未苏醒的时光中,宇宙已经发生了大大小小的数次动荡,这些动荡也未将沉睡的巨兽唤醒。

宇宙出现了新的生命,在生命不断生殖繁衍中有了灵智。有的生命开始抢夺位置,在斗争中更加强大;有的生命在位置被抢后只是乖乖的蜷着仅剩的土地,苟延残喘。强者愈强,弱者愈弱。久而久之,弱者学会反抗,学会使用制造工具,用工具与强者斗争,占领主导位置,有了智慧。强者暴力行事,却惧怕那些工具,只好退缩。

二.

生命的进化是因有了智慧,生命的斗争是因内心的善恶,生命的毁灭是因贪婪和嫉妒。

七宗罪降落人间,使有了智慧的生物发动战争。希望洒落人间,微不足道,却也终止了战争。

这是第二次动荡。这次斗争持续了万年之久,直到宇宙变得千疮百孔,战争才结束。这使宇宙平静了很久。

亿年后,随着宇宙生命智慧的提升,远古的生物被挖掘,死去的氏族们被称作始祖生命。

远古的巨兽们感知到了曾经的氏族,一些巨兽开始苏醒,这让居住主星的人类十分恐惧——庞大的身躯,利刃般的獠牙,刀枪不入的皮甲以及各种神奇的能力。他们用了聚能元炮弹,只为消灭这些巨大的怪物。

还未恢复力量的巨兽还未反应便被爆炸击中要害,接着就是一阵又一阵的冲击。它想抵抗,却被暴风雨般的攻击打断。只能无助的呻吟。

却被执意要杀死巨兽的人们当做罪恶的祷告,攻击更加猛烈。

三.

苏醒的巨兽们被消灭,最后的最后,只剩下了一只巨兽。

她这一脉的守护灵被称作 昔拉(Sera)

代表绝望

在她苏醒时亲眼看到人类对她的挚友们的杀戮,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渐渐无法反抗,最后被撕裂。

化作碎片前他的目光死死地看着她

血泪从眼中流出

“......昔拉......别动......”

从那一刻开始,昔拉就明白

只剩她了。

她伪装成这个世界中所谓正常的大小,安全的离开了。

她来到了索普卡星球,那是一个四季风雪的白色行星。她在那定居了很久

直到风波平息

四.

一直到有一天,三个自称赛尔号探险小队的机器人闯入了这片冰雪世界。

跟着的还有四个其他的物种。

在漫长的时光里,昔拉已经隐约知道来者的身份

“......你们......是来.....杀我的吧......”

她没有反抗,只是无神的眺望这一片白色的世界。

空洞孤寂与绝望

死寂的白色墓地

带头的金色精灵向昔拉解释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误入此地”

顿了顿,又开口道:

“我们是战神联盟,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求助我们”

昔拉笑了

我的困难?就算有,你们也无法帮忙

更何况......

她眼底黯然

我早就失去一切,怎么会有困难呢.....

她对这那金色的生灵说:

“我有一个请求”

“请你们......带我......去主星上......”

那里还有我的同伴们的尸骨

在金色生灵同意后,向她介绍

“我是雷伊,他们是我的同伴”

“......我是......欧若拉.....”

犹豫片刻,她还是未说出她的真名

这样.....也许会有希望呢.....

昔拉与他们一起出发

她不想再一个人了

“......厄尔庇斯......我来了.....你会给我希望吗......我的姐姐......”

昔拉低头看着自己手上散发着黑气的红色符号

“.......毕竟......我是.....绝望呀......”

她喃喃自语着。

五.

却不知,在他们离开后

迪恩降落在冰面上,碾碎手上的冰渣

冷笑一声:

“就在这,跑不远的。”

他俯视昔拉离开的地方

“昔拉,你是逃不掉的。因为,你是祸源呀......”


Elpis 厄尔庇斯(Elpis):希望和期望女神

Sera 绝望天使昔拉(Sera) 掌控“绝望”

Aurora 欧若拉 (Aurora)北欧神话中掌管北极光的女神


厄尔庇斯在文中设定是昔拉的姐姐


〔颜冰〕根据预告编剧情

哈哈哈哈哈,颜冰好配呀!!


“阿冰,你真的想好了吗?我希望你不要后悔。”

颜爵看着眼前这个一如既往高贵的女子,就算她的力量已经不复曾经的强大。

“这冰雪带来的是人类世界的生灵涂炭。”

“那又如何?”

冰公主黛眉微皱

“纯洁无暇的冰雪掩埋了这群肮脏的人类所犯的罪孽,一切因果因他们而起定当有他们而灭。”

“至于那些叶罗丽战士。”

“我给了他们选择的权力,是他们自愿与人类世界同生死共存亡的。”

“我可没有逼迫他们。”

冰公主挥了挥手,好似很是厌烦

颜爵扇子一甩,勾起冰公主的下巴。表情却十分严肃。

“可是你要知道,这在人类世界的不止有人类,还有很多其他的生灵。它们也会在极端的寒冷之下窒息。”

冰公主沉默了很久

好似喃喃自语般

“我本无意伤人.......辛灵.......已经是个变数.......可......我给他们一线生机......谁来给我呀.......”

她的神情重新变得清明,背对着颜爵,一字一顿道:“我不会后悔,这是他们的命数。”

颜爵盯着冰公主的背影,好似可以看透内心深处的犹豫

最后他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玻璃杯

“......这是?”

冰公主看着眼前玻璃杯中,一朵枯萎凋零的玫瑰

“这是我从人类世界带来的花。”

颜爵抬头

“看了这个,你还能认为你不会后悔吗?”

“我......我没想过......”

冰公主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些颤抖

“我只是.....只是不想消失呀.......”

“阿冰,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太严重了,所以资源的耗尽是难以避免的。你做的是对的,却忽略了无辜的生灵......”

他顿了顿

“所以,你会后悔的。”

“.......也许吧......”


也许吧......我oo了www


〔all杏〕梦之咲魔法学院4,5(先把青梅竹马组发了)



ooc警告!  幼儿园文笔

这里私设绪杏凛三人是青梅竹马


4

衣更真绪表示

自己第一次看见的杏与现在有很大区别

现在想想还很怀念以前

那是七岁的一个晴空万里的一天

当时太阳公公当空照花儿对他笑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头顶一大片花花草草年龄大概和他同岁的女孩缩在一片花丛中对他笑

衣更真绪:!!〔涉涉发抖.jpg〕

女孩站起身,抖掉头顶的泥土,又拍了拍身上的泥巴。

对着一脸懵逼的衣更真绪甜甜一笑。

衣更真绪看着女孩被朝阳晒得红彤彤的脸在他眼前慢慢放大

睫毛好长呀

衣更真绪下意识想

等等!太......太近了....

女孩蔚蓝色的眼睛好似倒映这天空

纯洁无暇

就在两人要肌肤相碰时

女孩清亮的声音响起:

“你好!我叫安子杏!”

衣更真绪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了一般

猛地后退一步

脸红得滴血

怎.....怎么回事.......我.......脸好烫......

杏向他伸出手

“我是新搬来的邻居 ,是一个炼药师!”

她的笑容闪闪发光

“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请多多指教.....”

衣更真绪握住杏的手

软软的很舒服

草坪上的两个孩子在朝阳的照耀下美的像幅画

现在回头,看看自己这个背着凛月上下五层楼还丝毫不喘的少女

啊,还是以前可爱

杏:mmp

不过

真绪看着与背上的少年抱怨的少女

无奈地笑了

“......果然,还是不能轻易放弃呀。”

他上前几步,赶到了两人身边

“喂!你们等等我呀!”


5

对于凛月来说,自己和杏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愉快

那日真绪约他到桂守山,说是有朋友要介绍给他

说着咋这么像见家长呢.....

凛月看着自己那个向来镇定的好友红了脸把一个与他大概同龄的女孩子推出来

“......安子......这......这是凛月......我的好朋友......”

反倒是安子大大方方

“你好!我是安子杏!一名炼药师!”

凛月红色的眼眸一眯,嘴角微微勾起

炼药师吗?

那可算是个废职业呢

不过真绪的朋友的话也应该有点本事吧

嘛,那就交个“朋友”吧

杏看他迟迟不做反应,有些尴尬,正要说什么

“......我是朔间凛月......”

凛月懒懒地开口

得到回复的杏眼睛一亮

“那么......我们去桂守山上采进阶用的药草吧!”

衣更真绪像老母亲一般(×)

“凛月可是认识很多药草的!”

“那么”

杏笑着,挥了挥手上的篮子

“就拜托你了哦,朔间君!”

“.......哦.....好麻烦呀......”

三个少年向山上走去

第一次见面就被杏骗去采药草的凛月表示: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

我哥都没敢叫我干活

现在

“......啊啊.....当然.......小杏......我好困呀......”

“诶!等等!不要趴到杏身上呀?!这是性骚扰哦!”

“......哦哦.......知道了......小杏......我要膝枕啦......”

“都说了不要麻烦杏呀!杏你也是,不能惯着他呀!”

“.....啊.....”

凛月靠在杏的肩上,打了个哈欠,红色的孔微微眯着,好似一只慵懒的猫。

看着对自己训话的青梅竹马以及围着杏自己组合的队友,神情暗了暗

“........果然......还是不能轻易放弃呀.......”

他又向杏靠了靠

听着真绪的训话安然的睡着了


凛月:“zzz”

真绪:“凛月!你好好听呀!”


〔all杏〕梦之咲魔法学院1~3



1


据2A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姓明星名昴流的同学提供,杏刚来学校时还以为是个软妹子,相处久了才发现是个女汉子。


还是可以单手提起抱着大吉的某一年级粉毛肩上还扛着三大袋宝石的那种。


真是吓死宝宝了


明星昴流瑟瑟发抖.jpg


杏:矿工使我快乐。


劳资费心费力含辛茹苦天天上山下海挖矿是为了谁?


mmp


2


距2A班长冰鹰北斗所说,他第一次见到杏。


本以为女孩子都是柔柔弱弱天真善良的


简直是二年级的一股清流


直到某天看见一个小流氓调戏杏


正当他想要上前英雄救美(×)惩恶扬善时


杏一个过肩摔把小流氓砸在地上


嗯,这坑还不小。


抬头就见杏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脸上还未消散的震惊


杏:“呵,男人。”


北斗:!!


骚年,你还是太年轻


杏转身就走,不带走一片浮云


只留某年轻还未见过世面的骚年原地发愣


深藏功与名


北斗:mmp


3


距某位以眼镜为本体的游戏宅提供


那天风和日丽,梦之咲一如既往的安静和平(?)一位从天而降的少女降落在他眼前


托马斯回旋落地


游木真:!!


没错,他就是目击杏从天降的第一证人。


同样目击的还有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跟踪狂


看到这画面险些扑上去拦住游木真大喊:“游君危险!”


好吧,只是个人,不是暗器。


游木真看着少女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湛蓝色的双眼好似一片湖水,让人忍不住深陷进去。


她红唇微动,好似欲言又止,白暂的小脸上有两片红晕,衬的肌肤更加粉嫩,让人想要咬上去。


她大大的眼睛有弥漫着水雾,秀眉微皱,空灵的声音响起:“这是哪里?”


游木真的脸上顿时布满红晕


下一秒


他跑了


杏:.......


我这么恐怖吗?


回想起那天杏只想说


我只是摔下来疼得不行问问路顺便问一下哪有医生罢了


你跑个啥劲呀?


今天的游木真也在恋爱脑


今天就写到这了,要去写作业了。暑假快完了一个字没动呢

文笔不好真是抱歉<(_ _)>ooc警告!要把每个人都写完再写一些剧情

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不是日更,更新全看心情灵感

在这里大声表白杏爷:all杏赛高!all杏赛高!all杏赛高!


〔all杏〕梦之咲魔法学院(人物介绍)



安子杏(物理攻击)


肌肉少女了解一下(不)


介绍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昴流同学提供消息,称校霸(?)汪口因开学扑倒杏爷后被记仇,后期被杏爷反扑倒数次。


记仇腹黑get√


不不不!!杏还是很柔弱的!某愿意透露姓名的衣更同学反驳,如果忽略她独自一人扛器具上教学楼三层的魔器室来回几趟还面不红气不喘左手阻止扑向游木君的濑名前辈右手吊着一个凛月身上还挂着一只大吉的话.....也就没啥了。


今天的衣更真绪依然口不由心中。


某位红发杏爷忠粉迷弟透露道,自从杏来到这个学校,他就重了不止三斤,感觉整天训练对战完就是混吃混喝等死坐等投喂。投喂完后还能再战三十场。


厨艺点心get√  贤惠顾家(?)get√  但再战三十场什么的.....

杏:别了别了怕了怕了。


杏本人透露,自从她来到这个(奇奇怪怪)积极向上的学院,上有十七岁高龄吸血鬼下有可爱软萌(?)小少爷,中间还夹着一群(不思进取)顽皮活泼的(儿子)同学,头发不止掉了三斤。每日整理战场收拾器具还要小心某小吸血鬼的毒药想来总有一日飞讯头条会是《十六岁花季少女年少头秃是为何》对此杏对自己茂密的头发表示担忧。


所在班级:2A


能力:怪力,厨艺......(待发掘)


背景:异世界来的少女,只记得自己的姓名




在这里大喊:永爱杏爷!永爱杏爷!永爱杏爷!

杏爷其他的剧情了解(主要是我想不到了(*^▽^)/★*☆)

杏爷背景成迷(主要是我想不到了(*^▽^)/★*☆)

希望我能写下去


〔all杏〕梦之咲魔法学院(预告)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魔法师,

  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聪明又伶俐。

  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庞大的梦之咲(xiao)。

  他们唱歌跳舞快乐打游戏......

  咳!扯远了...这里是梦之咲魔法学院,这里和谐(?)又美好(?)

   这里有温顺(?)的小狗,可爱(?)的吸血鬼,和一群活泼又善良的魔法师。

   那么,准备好了吗?

  这场梦幻的旅途要开始咯。

  祝您旅途愉快!


  女孩在一阵剧烈的光芒中消失。片刻后,周围恢复平静。



呃,这是我睡觉前突然想到的梗,就是讲杏爷在魔法学院和一群奇形怪状(?)的魔法师们学习奋斗。和主线剧情会有出入(主要围绕主线写)。不会更的很勤快,本人鸽子精一只。不管有没有人看,先把人物介绍写了。


文笔不好请见谅!!!


〔all泉〕心魔

咳咳,呃小学生文笔,小短篇,应该不会有后续了吧

强调:ooc ooc ooc 有私设

——————————————————————————————————

泉生病了

这不是身上的病,是精神的病。

从那次公演,与风野先生谈话后。

剧团的大家都发现了,但泉好像无所谓一般,他们也只好把担忧埋在心里。

泉最近总会做一个梦

梦里爸爸在一个黑暗的房间,伸出手,对她笑着,和她说着什么。每到这时,她总会从床上惊醒。看着漆黑的墙壁发呆,不知怎的,眼泪便流了下来,一直到晨光从天边闪现,她才有了反应。

她把自己锁在房间,只有吃饭和排练时会出来,她的面色愈加惨白,眼眶逐渐凹深。她甚至很少外出,很少说话。整个人就像变成了了一个封闭的小怪物,只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她的世界丢失了色彩,没有人带她走出这个封闭的空间。她只能蜷缩着身子,在潮湿的角落舔着身上的伤。

久而久之,这事也被大家发现了,大家都很担心,每天除排练外便是陪着泉,泉只是笑着,打发了他们,眼神却一次比一次暗淡,一次比一次消沉。她喜欢上镜子,在镜子里,她可以看见爸爸,她在夜深人静时,独自一人,在被窝里痛哭。白天的劳累,夜晚的浅眠,时间长了,泉的脸色变得连粉底也无法带来健康的红色了。每天却一如既往的奔波,对着大家笑着打气。在一次公演前,泉突然发现周围的一切变得粘稠,呼唤着她陷进去,她看到了一个洁白的世界,那里的一切都是扭曲的。她看到了剧团的大家,看到了经理和龟吉,看到了妈妈和爸爸......她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消散,好像要融入这一片虚无中。她感觉到,她好像消失了。她坠入了黑色的网中。

无尽的空洞

周围的人手足无措,谁也没想到,刚刚还笑着为大家打气的女子,就这么昏了过去。还没反应过来,臣却突然跑住了泉,镇定地对工作人员说:叫救护车。身后跟来的十座兵部,却看见了,他那双抱着监督的手在颤抖,沉默地攥紧拳头,默默的跟上。

白色的诊断案上书写着刺目的两个字:脑瘤

她在一片漆黑中摸索着,没有一丝光。她在虚无中被绝望覆盖,渐渐沦陷。

隐约之间,她听到了大家的声音

“请快点醒来吧,监督小姐。”

“虽然睡觉的样子也是一如既往的可爱,但是还是笑着会更可爱哦。”

“咖喱星人,你已经睡了好久了。不会真去咖喱星了吧?”

“监督酱,快陪我一起去找三角吧。”

“监督酱就好像童话里的公主一样沉睡了,公主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呀。”

“再不快点醒来,债务可没法还了。”

“监督酱还是没有醒呢,明明说好了要一起插花的。”

“呼呼。。。”

“咦咦咦!!!密君怎么爬到床上了!!快下来呀!!啊啊啊!!”

“哦!冬里绽放的露珠,娇艳昏蒙的雨景,夜空下的蓝色,温润清凉的夏雾。”

“小监督的笑脸最可爱了,所以请一定要快点醒来呀。”

“监督小姐,大家都会等着你的。”

............

是大家!泉的身体好像被泉水包裹着,温暖而舒适。声音越来越清晰。“监督小姐?”

病床前

离泉最近的幸突然看到监督的眼皮    动了!

他一时有些呆滞,下一秒回过神来立刻按铃:“醒了!病人醒了!”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几周后

“大家!今天有没有认真排练呀?!”泉一脸兴奋,精神比住院前还要好。

“啊啊!是监督!”某位红发骚年

“监督小姐回来了。”某位剧团保姆

“监督又变可爱了!”某位监督痴汉

“病号服这是太难看了,快去换一件!”某位傲娇女装大佬
........
回来就好!这是剧团的大家心中一致的想法

好像,没变呀!这是他们深爱的监督的想法

多亏了大家呢!

泉笑了,阳光下的她好像会发光似的,她的笑令人痴迷,到这梦幻。

——这是一个坑,后面还会再补充。然后,怎么在手机上写第二篇文章?